当前位置:首页

随着电影里反复出现三次的电影配乐

2017-06-04 15:46

在电影里情感的交流过程中,人物状态给予了观众非常鲜明的幽默感印象,以及卢卡斯操着不熟练的普通话或者重庆话闹出了不少笑话,或者他利用此方法来占女孩子的便宜,或者是巫山政府对于一个普通的美国游客的招待与采访的情节等等,都让观众忍俊不禁,这种导演的手法是非常自觉地与观众平和对话的方式,完全不是突兀的网络用语的堆砌或是恶俗的下流段子整合,其中的调戏或讽刺都是非常符合人物的。

如果你看过章明导演的《郎在对门唱山歌》,自然会了解导演在当下中国电影制作环境中也就是体制内接受地方文化宣传部门的邀请,创作一部能弘扬当地风土人情以及颂扬政绩的具有一定意识形态指导下的电影创作语境。即便没有看过这位导演之前的创作也没有关系,虽然我个人觉得在《郎在对门唱山歌》之后,章明导演逐渐把握一种导演的创作风格,并更为深切地关注映画中的人物,并且将他们的精神困境与应对之道化为诙谐幽默的小情节,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让观众的内心泛起涟漪。

虽然《她们的名字叫红》没有那么强烈民族情绪以及关于文化差异的先入为主的主题强调,但是恰恰为了让故事不一样,或者说这的确是当下中国所面对世界时候精神面貌?这部电影选择了一个来自美国小城市的,也许还称不上是中产阶级的旅行者作为故事的男主人公,他作为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试图了解中国,他同时也跟一般直男一样,对旅行地的姑娘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从学习语言,从交流开始了解一个女人一样去了解一个城市甚至一个国家,或者通过一个男人对于女人的爱意回忆来烙落对于一个城市或国家的所感。电影巧妙地选择了一个美艳而热情地张红,一个严肃正经的李红两种不同的表情来描述美国人卢卡斯的对于中国的刻板印象,但是故事的发展起了奇迹版的发酵,在追求精神需求为上的卢卡斯从美国返回巫山,决心要等待那个曾经让他心动的王红,或者说开始接受自己需要在中国寻找自己的梦想,关于这种“相信缘分”的表达,更多是东方情感的元素,我们跳出去看,王家卫导演的《蓝莓之夜》就几乎也是这样的情绪,为了一个对于缘分的信念,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等待,电影最梦幻的地方就是让一个美国人拥有一股清新的东方情感情绪,当然这种叙事比起所谓的国际视角看崭新的中国,或者带有观赏异国情调的艳遇心情来跟中国女性建立关系的话更为有趣且生动。

不知道观众在消费一部电影的时候是否带有一种体验功能获取的诉求?如果看《她们的名字叫红》最大的满足感一方面来源于看着不糟心的中国国情或人情,另一方面则是我认为的淡泊的人生理想以及鲜活的情感,尽管故事里不是全部人都瞬间改变了人生轨迹,但是某种程度上都得到一种情感慰籍,那怕是活着很不真实的公务员干部李红都开始了有了关于“幸福”的觉醒,尽管这个觉醒只是悄悄地以疑问句的方式告诉了卢卡斯一个美国人。

《她们的名字叫红》可以说是章明导演寻找的一种与世界对话的企图,不再声张民族情绪的温和诗意的表达,描述了中国县城女性与美国旅行者从未有过的质朴又现实的爱情故事。有观众将这部作品比为《一次别离》,我总得不乏是一种参考,毕竟这样描绘中国当下的情感冲突的朴实故事不是很多。

也许这部电影并没有太多的强情节,或者在创作的时候,导演最终选择了成片所呈现出来的状态,但是这些小情绪并非无病呻吟,整理起来,全部都是在这看似开阔自由的世界,人可以往来世界各处,但是心的自由,灵魂的自在却不容易得到,然而在这部里电影里,我体验了流畅且完整的成人男女的爱情情绪,世俗的观念与价值观的冲突无一不是爱情的羁绊。同时,导演当然没有忘记电影的梦幻机制,最终在极为朴素的世俗时空迎来一场漫不经心的爱情之旅。随着电影里反复出现三次的电影配乐,歌声如泣如诉:“诗人往往用复杂的语言,去讲述一件简单的事情……”,可以反复咀嚼中国人对于所谓面对世界敞开心扉,或者对爱情敞开心扉的压抑情绪,当然这其中未必要上升到民族情绪。